做一个这样的 APP 要多久?

posted in: Misc | 0

作者: 蒋国刚 网址: http://www.cnblogs.com/guogangj/p/4676836.html 点击“阅读原文”可查看本文网页版 这是一个“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的故事,外加一些废话,大家请勿对号入座。开始了…… 我有些尴尬地拿着水杯,正对面坐着来访的王总,他是在别处打拼的人,这几年据说收获颇丰,见移动互联网如火如荼,自然也想着要进来干一场,尽管王总从事的行当也算跟IT沾边,但毕竟太长时间不接触技术,有些东西不太熟,总要咨询下我这个在一线开发混了十几年的老程序员,十几年的开发,有好几种可能性,不过这不是重点,所以暂时忽略掉这个细节吧。 我之所以尴尬,是对王总的需求有些不知如何回答,仿佛陷入了某种习惯性的沉思中。 王总站了起来,把手机递到我面前,说:“你看看,就这样一个APP。”他不太熟练地在屏幕上划了几下,我并没有很认真地看,因为我知道这个问题很难,那就是所有的开发者都会被问,并且可能是被问得最频的一个问题:“开发这么一个APP需要多长时间?”我很想说不知道,这可能是最直截了当和准确的回答,但面对王总这位老朋友,我要是这么回答估计有些失礼,所以这个时候,我除了大致思量了一下他所指的那个APP大致涉及到哪些方面之外,还要组织下自己的语言,如何用非常得体的话告诉他,这个事情我估算不出。“你看,就这么简单的一个APP”,王总继续在屏幕上拨弄了几下,然后带着几分期待的眼神看着我。 我谨慎地说:“坦白说,我说不准,我这方面经验也不是很足,尽管做过APP开发,但又跟这个很不一样,得具体分析好所有的逻辑,才能估算出时间。” 王总对我的说法似乎不以为然,他晃了晃手机,说:“我要求不多,其实比这个还简单”,他指着屏幕上某些地方,继续说:“这个,这个,这个都可以不要,只需要这么一个列表,里面有详情,可以查看修改……” 我心里很自然地想到这是很典型的“想当然简单”的态度,我想我得让他认识到这个问题的复杂程度,我反问道:“需要登录吗?” 王总稍作停顿后,说:“那当然。” “什么登录?用户名密码方式,还是手机登录,抑或像QQ,微博,微信这种可以借用的第三方登录?” 王总这回似乎想了一下:“作为移动互联网,我想手机登录肯定是要的,QQ,微博,对了,微信,微信最好也要……哦,你前面说用户名密码,这个应该也是要的吧。” 我很流利地接着问:“那总得有注册,如果你打算用手机登录,那得找个短信平台,还有微信登录,你得先做好企业身份认证,对了,有登录,有密码,那密码找回功能也得有吧。” “这是肯定的。” “同时有多种登录途径,你必须要想出一种合理的逻辑来将它们‘整合’,最常见的当然是账号绑定,例如给你的账号绑定手机号码,这样就能用手机号来登录同样一个账号,对微信登录也同理,但如今移动互联网的用户们都挺厌恶注册流程的,所以往往会要求直接手机登录或者直接微信登录,自动完成注册过程,那考虑这种情况,如果用户先用微信登录,然后再用手机登录,而不是绑定,那么就会产生两个不同的账号,而且无法将其再‘整合’起来,我们得想出一套比较完善的方案……” 王总对我所说的似乎有些缺乏耐心:“没必要这么复杂吧?你看看这个APP,这些不都有吗?” “有没有我前面所描述的那个问题,你尝试过了吗?” 但王总似乎对问题并不关心,他只想知道做这么一个APP需要多长时间,当然要多少钱,这也是他关心的问题,他拿出了信心满满的语气:“有问题怕什么?困难算什么?这些我相信都能解决,但时间很要紧,得快,我们的竞争对手不会等我们,就这么一个东西,你想想看,要多久?” 看他的架势,像十足那种混得风生水起的成功人士,而我这种身份低微的程序员在他面前确实是有口难言,我本来还想继续告诉他细节的重要性,却被他打断:“不,不需要有多精确,你只需要估算一个范围,两个星期?或是两个月?” 我觉得我没必要再隐瞒什么了:“我真的不知道,也许一支优秀的团队两个星期就能做好(不过我自己可不相信有这么牛逼的团队),但我很明显不是那个能创造这种奇迹的人。”我心想其实就算说出了“两个星期到两年”这么一个开玩笑式的范围,也可能是错的。 王总似乎对我这样的回答很失望。但他是个执行力很强的人,想做一件事,就一定会行动,行动一定快,一定要有结果,这种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确实,我挺欣赏,不过他的这个项目,我可真帮不上忙,但我还是出于礼貌,说道:“技术方面有什么问题,还是可以来问我的。” ======== 不怎么华丽的分隔线 ======== “做一个APP需要多长时间?”这个问题估计比测一个人还能活几天还难,一个条件如此不充分的问题,如何回答呢? 总体来说,需求越是明确,团队越是成熟,估算出来的时间就越是准确。而软件开发这个事情,不管发展多少年,不管提出了怎样的方法论,都没办法像传统制造业那样把“工时”算得那么精确,其内部错综复杂的逻辑关系使然,软件工程,绝无可能量产。 用户看到的只是一个APP,如果他用的是iOS系统,也许他根本就不会接触Android,不知道开发者除了iOS版之外,还需要做一个Android版,(有没可能还有Windows版?这样工作量无疑更大)或者,网页版搞定一切?也许你真正动手做过后就不会这么认为,再说微信小店那种模式真能适用于所有场合么?而且,如果不是网络出现异常的话,一般用户也不会注意到服务器的存在,服务器总是那么默默无闻地为用户全天候地工作,它的开发难度恐怕也不亚于APP本身,而负责APP运维的还需一些人力,大了之后甚至需要组建一个专业团队,他们需要一个“后台”,能随时查看和处理数据,如果需要随时随地都能查看和处理数据,恐怕还得给后台专门弄个APP。 这个道理就有点类似:我们看到了战机在天上华丽地完成了歼敌任务,以为只是战机本身很牛,往往忽视了战机相关的那些配套,如果没有娴熟的飞行员、作战指挥中心、地面雷达、预警机、补给、机场或航母、地勤人员等等,那么战机将失去战斗力。APP也一样,它不是一个只要能跑起来就完事的东西,支持它的配套设施和维护工作丝毫不比APP本身简单。 除开这些大的方面,细节上也带有许多的不确定性,所以一支成熟的团队尤为重要,一个经验丰富的开发者会知道,至少大致知道这个开发过程会遇到哪些问题,哪些问题比较简单,哪些问题则可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这得依赖经验。我有一句话常常挂在嘴边,那就是:“没做过的东西别轻易说简单。”“想当然简单”的态度对项目没有任何好处,如果自己不确定,那么去咨询一个有这方面经验的人,就算得不到具体的答案也有大致的方向,沿着这些方向研究一下,就能知道会面临的那些问题,当然往往还不是全部。 关于“低估了难度”这事情,我过去的公司有个经典故事,当时有个小项目,就是准备把一套已经在仪器上使用的只支持英语的程序增加多语言支持,程序并不大,涉及内容也不算太多,工程师一开始认为这只是个简单的翻译工作,顶多两个星期就能完成,但一做下去就发现不简单,首先翻译得找专业人士来做,自己做不好,我们没人精通欧洲各国语言,接下来还有单位换算,有些国家用公制,有些用英制,这个得考虑,包括日期显示格式也得考虑,一下子不知道多了多少工作,这些都差不多了之后又发现了德语单词过长,我们的仪器的屏幕显示不下,超出范围,于是再调字体,做精简,前前后后开会讨论了N次,最后想Release的时候发现这么一改,程序的Size变大了很多,有些仪器的存储器装不下,这下大家可都傻了,优化呗,精简呗,程序开始有些凌乱不堪了,最后勉强通过质控部检验,总算发布了,发觉足足搞了半年。不过如今想想之所以耗费了这么多时间,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经验不足,对多语言,国际化这块不熟,走了不少弯路,所以我前面也提到,成熟的团队尤为重要。 我们在估算项目时间的时候,往往只算了“写代码的时间”,而把那些和老板或客户扯皮,做需求分析,设计,测试,和修复bug的时间不考虑进去,而这些时间加起来通常比写代码的时间多出不少,我个人是不轻易为了讨好老板而把完成时间说得很短的,为啥?——根本做不到嘛,干嘛要撒谎?如果一个需要一星期完成的新功能开发,我通常得把这个时间double,这已经算比较“不保守”的了。 即便只算写代码的时间,也往往会被低估,老板或客户对你开发的东西很可能不满意,或许你误解了他的功能需求,或者界面有点卡顿,或者这个图标颜色不好看,你是开发者,不是美工,虽然凑合可以当一下美工,但毕竟不专业,更重要的是做做UI设计,做做图这种事情,也得耗费不少时间,当你为“一个像素”焦头烂额的时候,是不是很渴望团队中有一名设计师?这时候得提醒下老板:你必须要在时间和功能之间,做点取舍。老板当然很不高兴,但也不得不在功能上做出了一些妥协。虽然这样做能让难产的项目早点上线,但却为来日项目的失败,给老板添加了一个很好的借口:我们的工程师太差了,没按我说的去做。 老板或客户除了会抱怨你做出来的东西不够好看之外,还会再提很多东西:这个界面能不能改成多选,能否增加通知功能,已读未读状态要有,界面能不能再流畅点,昨晚程序咋“闪退”了一次……需求只管提功能,但没说具体这个UI要多美观,也没说程序稳定性要好,更没涉及到要达到多大的吞吐量,当然,可能更重要的——安全性也没提,你心一惊:是啊,如果有黑客,不,只要稍微懂一点技术的恶意用户想刷爆我们的服务器,那简直太简单了,而这些防护措施我都没做!所幸的是项目名气太小,暂时无需考虑这个。(貌似大多数APP都活不到需要考虑这个的时候) 所有这些,你说功能也好,细节也好,稳健性也好,都不是能自动从土里长出来的东西,都得需要花时间去想,去做,有些甚至还是个“系统工程”,如果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去做的话,系统里到处充满“飞线”,无疑会给将来的维护留下了许多隐患。攻城狮的你,都考虑了吗?更别说老板为了节省成本而给你购置的低性能电脑让你整天抓狂这些“无关紧要”的事。 ======== 不怎么华丽的分隔线 ======== … Continued

当代最伟大数学家讲述二十世纪的数学

posted in: Misc | 0

本文选自微信公众号:罗治兵(ID:chuangyiwantong),作者:Michael Atiyah,白承铭译,周性伟、冯惠涛校 。 本文作者Michael Atiyah爵士,英国数学家,被誉为当今最伟大的数学家之一。 这里的中译文刊登于《数学译林》2002年第2期,译者白承铭。白承铭教授任职于南开大学陈省身数学所,当时他翻译这篇文章是陈省身先生的提议。作为 Hermann Weyl 当之无愧的继承人,Atiyah 正是 Freeman Dyson 眼中的飞鸟(见 Dyson 的演讲《青蛙与飞鸟》,让他引领我们一起鸟瞰20世纪的数学吧! 谢谢邀请我来这里参加这个活动。当然,如果有人想谈论一个世纪的终结以及下一个世纪的开始,那么他有两个具有相当难度的选择:一个是回顾过去百年的数学;另一个是对未来百年数学发展的预测,我选择了前面这个比较困难的任务,任何人都可以预测未来而且我们并不能判定是对还是错。然而对过去的任何评述,每个人都可以提出异议。 我在这里所讲的是我个人的观点。这个报告不可能包含所有内容,特别是,有一些重要的内容我不准备涉及,一部分是因为我不是那些方面的专家,一部分也是出于它们已经在其他地方被评述过了。例如,我不会去谈论那些发生在逻辑与计算领域内的著名事件,这些事件往往是与像Hilbert,Godel,Turing这些伟大的名字相关的,除了数学在基础物理中的应用之外,我也不会谈论太多数学的其他应用,这是因为数学的应用太广泛了,而且这需要专门的论述。每一个方面都需要一个专门的报告.也许大家在这次会议的其他报告中会听到很多关于这些内容的演讲。另外,试着罗列一些定理,甚至是列出在过去一百年的著名数学家的名字也是毫无意义的,那简直是在做枯燥的练习。所以,代替它们的是,我试着选择一些我认为在很多方面都是很重要的主题来讨论并且强调围绕这些主题所发生的事情。 首先我有一个一般性的说明。世纪是一个大约的数字概念。我们不会真地认为在过整整一百年的时候,有些事情会突然停下来,再重新开始,所以当我描述二十世纪的数学时,有些内容实际上可能是跨世纪的,如果某件事件发生在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并持续到二十世纪初,我将不去计较这种时间方面的细节。我所做的就象一个天文学家,工作在一个近似的数字环境中。实际上,许多东西始于十九世纪,只不过在二十世纪才硕果累累。 这个报告的难点之一是很难把我们自己放回到1900年时作为一位数学家的位置上,这是因为上个世纪的数学有非常多的内容已经被我们的文化和我们自己吸收掉了。难以想象人们不用我们的术语来思考的那个时代是什么样子的。实际上,如果现在有人在数学上有一个真正重要的发现,其后他也一定会与之一起被忽略掉了!他会完全地被融入到背景之中,于是为了能够回顾过去,我们必须努力去想象在不同时代,人们用不同方式思考问题时的情景。 从局部到整体 作为开始,我准备列一些主题并且围绕它们来讨论。我谈论的第一个主题概括地讲,就是被大家称为从局部到整体的转变。在古典时期,人们大体上已经研究了在小范围内,使用局部坐标等等来研究事物。在这个世纪,重点已经转移到试图了解事物整体和大范围的性质。由于整体性质更加难以研究,所以大多只能有定性的结果,这时拓扑的思想就变得非常重要了。正是Poincare,他不仅为拓扑学发展作出先驱性的贡献,而且也预言拓扑学将成为二十世纪数学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顺便让我提一下,给出一系列著名问题的Hilbert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拓扑学很难在他的那些问题中找到具体体现.但是对Poincare而言,他相当清楚地看出拓扑学将成为一个重要的内容。 让我试着列一些领域,然后大家就能知道我在想什么了。例如,考虑一下复分析(也被称为“函数论”),这在十九世纪是数学的中心,也是象Weierstrass这样伟大人物工作的中心。对于他们而言,一个函数就是一个复变量的函数;对于Weierstrass而言,一个函数就是一个幂级数。它们是一些可以用于写下来,并且可以明确描绘的东西或者是一些公式。函数是一些公式:它们是明确可以用显式写下来的。然而接下来Abel、Riemann和其后许多人的工作使我们远离了这些,以至于函数变得可以不用明确的公式来定义,而更多地是通过它们的整体性质来定义:通过它们的奇异点的分布,通过它们的定义域位置,通过它们取值范围。这些整体性质正是一个特定函数与众不同的特性。局部展开只是看待它们的一种方式。 一个类似的事情发生在微分方程中,最初,解一个微分方程,人们需要寻找一个明确的局部解!是一些可以写下来的东西.随着事物的发展,解不必是一个显函数,人们不一定必须用好的公式来描述它们。解的奇异性是真正决定其整体性质的东西。与发生在复分析中的一切相比,这种精神是多么的类似,只不过在细节上有些不同罢了。 在微分几何中,Gauss和其他人的经典工作描述了小片的空间,小块的曲率以及用来描述局部几何的局部方程。只要人们想要了解曲面的整体图象以及伴随它们的拓扑时,从这些经典结果到大范围的转变就是很自然的了。当人们从小范围到大范围时,最有意义的性质就是拓扑的性质。 数论也有一个类似的发展,尽管它并不是很明显地适用于这一框架。数论学家们是这样来区分他们称之为“局部理论”和“整体理论”的:前者是当他们讨论一个单个的素数,一次一个素数,以及有限个素数时;后者是当他们同时讨论全部素数时。这种素数和点之间,局部和整体之间的类似性在数论发展过程中起了很重要的作用,并且那些在拓扑学发展中产生的思想深深地影响了数论。 当然这种情况也发生在物理学中,经典物理涉及局部理论,这时我们写下可以完全描述小范围性质的微分方程,接下来我们就必须研究一个物理系统的大范围性质。物理学涉及的全部内容就是当我们从小范围出发时,我们可以知道在大范围内正在发生什么,可以预计将要发生什么,并且沿着这些结论前进。 维数的增加 我的第二个主题有些不同,我称之为维数的增加。我们再次从经典的复变函数理论开始:经典复变函数论主要是详细讨论一个复变量理论并加以精炼。推广到两个或者更多个变量基本上发生在本世纪,并且是发生在有新现象出现的领域内。不是所有的现象都与一个变量的情形相同,这里有完全新的特性出现,并且n个变量的理论的研究越来越占有统治地位,这也是本世纪主要成就之一。 另一方面,过去的微分几何学家主要研究曲线和曲面,我们现在研究n维流形的几何,大家仔细想一想,就能意识到这是一个重要的转变。在早期,曲线和曲面是那些人们能真正在空间里看到的东西。而高维则有一点点虚构的成分,在其中人们可以通过数学思维来想象,但当时人们也许没有认真对待它们。认真对待它们并且用同样重视程度来研究它们的这种思想实际上是二十世纪的产物。同样地,也没有明显的证据表明我们十九世纪的先驱者们思考过函数个数的增加,研究不单单一个而是几个函数,或者是向量值函数(vector-valued function)。所以我们看到这里有一个独立和非独立变量个数增加的问题。 线性代数总是涉及多个变量,但它的维数的增加更具有戏剧性,它的增加是从有限维到无穷维,从线性空间到有无穷个变量的Hilbert空间。当然这就涉及到了分析,在多个变量的函数之后,我们就有函数的函数,即泛函。它们是函数空间上的函数。它们本质上有无穷多个变量,这就是我们称为变分学的理论。一个类似的事情发生在一般(非线性)函数理论的发展中。这是一个古老的课题,但真正取得卓越的成果是在二十世纪。这就是我谈的第二个主题。 从交换到非交换 第三个主题是从交换到非交换的转变。这可能是二十世纪数学,特别是代数学的最主要的特征之一。代数的非交换方面已经极其重要,当然,它源自于十九世纪。它有几个不同的起源。Hamilton在四元数方面的工作可能是最令人惊叹的,并且有巨大的影响,实际上这是受处理物理问题时所采用的思想所启发。还有Grassmann在外代数方面的工作,这是另一个代数体系,现在已经被融入我们的微分形式理论中。当然,还有Cayley以线性代数为基础的矩阵方面的工作和Galois在群论方面的工作等。 所有这些都是以不同的方式形成了把非交换乘法引入代数理论的基石,我形象地把它们说成是二十世纪代数机器赖以生存的“面包和黄油”。我们现在可以不去思考这些,但在十九世纪,以上所有例子都以各自不同的方式取得了重大的突破,当然,这些思想在不同的领域内得到了惊人的发展。矩阵和非交换乘法在物理中的应用产生了量子理论。Heisenberg对易关系是非交换代数在物理中的一个最重要的应用例子,以至后来被von Neumann推广到他的算子代数理论中。 群论也是在二十世纪占重要位量的理论,我稍后再回来谈它。 从线性到非线性 我的下一个主题是从线性到非线性的转变。古典数学的大部分或者基本上是线性的,或者即使不是很精确的线性,也是那种可以通过某些扰动展开来研究的近似线性,真正的非线性现象的处理是非常困难的,并且只是在本世纪,才在很大的范围内对其进行了真正的研究。 我们从几何开始谈起:Euclid几何,平面的几何,空间的几何,直线的几何,所有这一切都是线性的。而从非欧几何的各个不同阶段到Riemann的更一般的几何,所讨论的基本上是非线性的.在微分方程中,真正关于非线性现象的研究已经处理了众多我们通过经典方法所看不到的新现象。在这里我只举两个例子,孤立子和混沌,这是微分方程理论两个非常不同的方面,在本世纪已经成为极度重要和非常著名的研究课题了。它们代表不同的极端。孤立子代表非线性微分方程的无法预料的有组织的行为,而混沌代表的是无法预料的无组织的行为(disorganized behavior)。这两者出现在不同领域,都是非常有趣和重要的,但它们基本土都是非线性现象。我们同样可以将关于孤立子的某些工作的早期历史追溯到十九世纪下叶,但那只是很少的一部分。 … Continued

A6000使用小技巧

posted in: Misc | 0

FN菜单键里的各个项目可以自定义 取景器旁边的小波轮,可以调节屈光度 AEL按钮的功能是曝光锁定。如果不经常使用,可以设置为眼控对焦,能直接对焦到模特的眼部。 可以设置水平波轮来控制曝光增益 一切逆光场景都可以尝试使用自动HDR功能,包您满意 预先AF功能可以关闭,省电50% 多买一块儿电池 摄像功能可以设置降低风的噪音。音质完美。 液晶屏幕亮度,除了手动,还有个晴朗天气,保证不反光 A6000随时可以传照片给手机,不费流量 (提前在手机装一个软件,叫PLAYMOMERY) 全部档位介绍 绿色的,是单次曝光全自动档。 黄色的,在逆光和夜景的时候,快门多次曝光并合成一张降低噪点的照片。 P档,可以锁定画质【ISO】,对焦点【自由对焦点大中小LMS】,色彩【色温白平衡】可以调画面冷暖, 色调【创意风格-如清澈,生动,标准,黑白,红叶,深色,夜景,黄昏,清淡】我一般都比较懒,总是使用生动。然后加3点锐度。 可以通过水平波轮,快速的调整照片的亮度【曝光增益】 菜鸟要注意ISO100画质最好,ISO越高画质会慢慢降低,如果一般家用,高ISO画质其实也蛮不错。 A档,可以锁定画质,对焦点,色彩,色调,和背景虚化程度【F8 F1.8 F代表景深,景深数字越大,清晰范围越大,虚化越少,景深数字越小,清晰范围越少,虚化越明显】 S档,可以锁定画质,对焦点,色彩,色调,和快门曝光时间【快门速度】如1/4000秒,拍的就是一瞬间,小蜜蜂的翅膀也能拍成静止的,如10秒拍的就是汽车尾灯和激光一样一条线~ M档,所有参数都可以锁定。 MR档,可以保存3种设置随时使用【适合专业人士,咱从来不用】 视频档,其实什么档位都可以按红色按钮拍视频的。这个也适合专业人士吧。 扫描全景档,使用16mm焦距,专门用来拍远景的扫描全景拍摄,可拍摄卷轴一样的巨幅照片。并可以选择扫描方向。 SCN档,可以锁定相机使用如夜景、微距、风景、肖像、黄昏、手持夜景、夜景肖像、动作防抖等固定模式。 这是相机开启了自动构图功能,因此推荐关闭设置当中的 自动构图 功能。 如何设置省电!个人感觉最关键的是MENU 菜单,第二大栏(齿轮),第三页,预先AF,可以设置为关闭。预先AF功能介绍:当A6000开机后,不按快门也进行对焦。效果:除非关机,否则A6000不停的在对焦。第三 为什么有时候拍的特别不清楚  A6000很多朋友设置打开了数码变焦(数码变焦降低画质)。所以建议大家把数码变焦关闭,这样用最长焦距拍的就不会出现各种奇怪问题了。。。就这么简单。。。有些网友发现的噪点啊斑点啊什么的都是因为用了2倍数码变焦+12800之类的过高ISO感光值。 为什么我有的时候拍的人脸黄?出现这种情况首先可能是曝光不足引起的颜色加深,这是+点亮度(曝光增益)就会好些了。如果还觉得黄,那就把AWB自动白平衡改为K值那个,把K值降低一些就搞定啦(推荐)数字越低如3000K就会越冷色,数字越高如7000就会越暖色。 为什么我有的时候拍人像曝光过度?美肤模式开启,会增加曝光值,因此关闭美肤就可以避免这种意外出现。特别注意:人脸检测仅仅用于对焦,人脸检测不会改变画面的曝光或者色彩,不影响画质。 看过《来自星星的你》?片头是高楼大厦一瞬间从地基到建造完成,这个镜头叫做延时摄影。A6000是可以安装APP的,目前免费,其中就包括这款延时摄影的APP(不建议安装太多APP,占用开机速度) 拍摄昆虫等微距摄影的时候,可以用DMF对焦模式 这个模式的效果是,直接按快门是自动对焦,半按住快门不放手,同时转动对焦环可以放大对焦。【需要打开MF放大功能】另外,默认状态下,直接按快门是自动对焦,按方向键的中间是中央定点对焦 相机底部有个指示灯,CPU工作繁忙的时候会亮红灯,这时候可以不要操作等待她工作完。 A6000最简单的操作方法是: … Continued

用等级20+的妖灵如何炼出40级的妖灵

posted in: Misc | 0

炎颅+刀劳鬼=拟宝怪箱(30级妖鬼,血16640,攻510,防313,术304) 拟宝怪箱+蜃气精=蚕女(33级仙灵,血8520,攻352,防349,术473) 蚕女+拟宝怪箱=禺页(32级妖鬼,血9360,攻522,防430,术311) 炎颅+禺页=当扈(31级魔兽,血7040,攻516,防423,术307) 当扈+蚕女=水鬼(40级死灵,血12490,攻452,防441,术612) 水鬼+蚕女=精(41级精怪,血12256,攻686,防559,术412) 精+当扈=飞头蛮(40级活尸)

Nine Steps to an Article

posted in: Misc | 0

By Sara Kiesler   Choose 1 or 2 good papers in the same conference or journal, & use them as models – Get all the specs (e.g., number of pages, number references, etc.)   Write up your method section – copy … Continued